VCS Connect

Subscribe to Updates on Visual Culture Studies News

© MA in Visual Culture Studies,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. All rights reserved.

隔離

——從村到邨,從村到城

上水屋院密集,高樓林立,樣式統一,看多了只叫人生厭。

要回上水的屋院,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輸入大堂門口密碼。忘記密碼或者是輸錯了數字都不得而進;就算輸入了密碼,那厚實的大門也需要我用盡力氣打開,若手上拿滿東西,簡直是麻煩。走入大堂也就是六部通往不同樓層的電梯,因為樓層很高,電梯速度飛快,而我乘坐的那一部電梯首先停靠的就是我住的三樓。只要按樓層的速度稍慢,我也只能升到高處再回三樓,也是麻煩。而當我滿心歡喜終於到了三樓,也要經過鄰居多道緊閉的鐵閘、大門才到自己的家。

一路上都是冰冷的機器,回家竟如此不便,就算是住在這麼多鄰裡旁邊,仍感覺不到溫情和交流的樂趣。我們的“隔離鄰舍”已與我們隔離;就算是想回自己的家,也被這麼多東西所阻隔,最親密的家也與我們隔離了。

住了接近一年,這是我本應熟悉的家,然而住在這種“邨”裡,卻感覺如此疏離。當我走到粉嶺,看到那一片村屋,卻出現了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
​作者:MAI Shimin

  • Flickr Social Icon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YouTube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